分类: 思想&深度

24 篇文章

杂谈:学术与公共事务究竟存在多少距离
Whom God wishes to destroy, he first makes mad. 近一周左右,由于全球疫情又起,中国的舆论方向逐渐由渐进开放回到严防死守。相比于此前战略性的决策调整,此次的调整,是充满斗争意味的。而斗争的主要对象,就是此前国内抗疫的核心人物之一,复旦大学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不得不承认,岛主对于张教授是存在一定…
杂谈:士之精神在当代中国
岛主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自己一直具有一种士的执念。然而,岛主自己从未深入思考过士之精神究竟为何物。这个话题是受了某个podcast的启发。该podcast的嘉宾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助理教授张一南。岛主对张教授无感,也未读过她的著作,没有评价她的权力。但是应当指出的是,张教授对士族的考察,至少在该podcast中,角度是低而单一的。张主要谈了士在中古时期…
长大了,就不爱吃冰淇淋了吗
现在的灵感往往来源于podcast,当然这不属于什么需要自责的事,只是确实对生活的思考少了,或者说,变得麻木了。比如这次要聊的冰淇淋的话题,我之前早已有所察觉,但却没有进行过一定的思考。不过,至于年龄增长是否意味着更麻木这一命题,又是后话了。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冰淇淋的喜好程度是一条先升后降的曲线,而吃冰淇淋带来的快感的改变,也许比“喜爱程度”的改…
理性看待游戏真的很困难吗
8月3日,国内的至少能算是“主流阵营”的媒体《经济参考报》发表《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的文章。事实上,在此之前,该媒体已经发表了一篇观点相似的文章,但在该文章中竟将游戏称为“精神鸦片”,后因受到网民广泛谴责而不得不删除。想要找到那篇奇文,也不是不可以;但岛主今天还是打算基于该媒体修改过的一篇,即《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来谈,毕竟没有必要站在道德…
何须至此:步入绝境的教培行业
今年对于教培行业的打击一直在进行着,在这周之前虽不能算不温不火,但也确实没有特别致命。但是本周政府出台了新的规定,整个教培行业或许都将化为乌有。政府打击有市场的东西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当然,有人会说黄赌毒都是有市场的东西,政府难道不该打击吗?确实应该打击。可是黄赌毒是违背公序良俗的事物,而教育培训不是。当然,从经验来看已经有部分人形成了无论政府做任…
月末闲聊: 洪水、奥运会、性少数
岛主关心的事 可可爱爱岛开启正常运行,完成数篇博文河南突降暴雨,引发大洪水推迟一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多个国内高校LGBT公众号被封禁岛主通过Apple返校优惠购置了M1 MacBook ProApple发布magsafe battery pack,岛主首发入手岛主的第一篇SCI在线发表岛主购置了audio-technica的M50x耳机岛主的笔记…
消逝的中文写作空间,是谁之过
最为贤明的生活方式是蔑视时代的习惯,同时又一点也不违反它地生活着。 本来是不想写沉重的话题的,但最近收听了少数派“一派Podcast”与“沙丘研究所”聊公共写作的播客,今天又有朋友让我推荐优质的Blog,确实内心有所触动。于是就来聊聊中文公共写作。 最初的公共写作或许始于报纸或期刊,之后又发展到BBS和“博客”(比如红极一时的新浪博客),现在则是微…
书评:《目光》
六月读了几本书,一是许知远《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二是刘勃《失败者的春秋》,三就是这本来自陶勇医生的《目光》。除了《那些忧伤的年轻人》略显文艺外,其余的都是畅销作品。其实,我是在刷微信读书App的时候偶然看到这本《目光》的。在此之前,我对陶勇医生及其遭遇都不甚了解,也未曾听说过这本书的名字。看到这本书时,我想它一定是比较容易阅读的,而且也并不长,很快…
2102年了,为生化环材洗地还有意义吗
没有差的专业,只有差的人。 2102年的高考志愿填报都已经结束了,武汉大学邓教授竟突然大放厥词。 很久没有看到过替生化环材洗地的文章了,如此奇人,自然是要关注一波。最近看人有个毛病,无论什么人,凡是有个研究生文凭的,我都要先拿到Google Scholar里搜索一下。 此人还是很有水平的,还有个人主页,总引用近5000次,肯定不是我这种学术垃圾能够…
成为医者:幸事与遗憾
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 problem. 三天前我才意识到,此生是不可能成为医者的。 刚刚在Twitter上看到一位身患胃癌(不清楚,根据描述猜的)的年轻画师在不断地发推记录自己的生活和治疗过程,这是很令人揪心的。一个人知道自己即将离世,并且是以这种极为痛苦的方式,无论是对于他本人,还是旁观者,都是残忍的。 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