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思想&深度

16 篇文章

2102年了,为生化环材洗地还有意义吗
没有差的专业,只有差的人。 2102年的高考志愿填报都已经结束了,武汉大学邓教授竟突然大放厥词。 很久没有看到过替生化环材洗地的文章了,如此奇人,自然是要关注一波。最近看人有个毛病,无论什么人,凡是有个研究生文凭的,我都要先拿到Google Scholar里搜索一下。 此人还是很有水平的,还有个人主页,总引用近5000次,肯定不是我这种学术垃圾能够…
成为医者:幸事与遗憾
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 problem. 三天前我才意识到,此生是不可能成为医者的。 刚刚在Twitter上看到一位身患胃癌(不清楚,根据描述猜的)的年轻画师在不断地发推记录自己的生活和治疗过程,这是很令人揪心的。一个人知道自己即将离世,并且是以这种极为痛苦的方式,无论是对于他本人,还是旁观者,都是残忍的。 这样的…
百年之后,如何看待这一切
写这个话题,并不是像过去一样,试图歌颂什么或者批判什么;而是试图让自己回到思考的状态。 一直以来,关于党史(或称“当代史”更为客观)的书,我读得不多。一是该类作品大多为歌功颂德之作,与大众宣传电视节目无二;二是诸多的疑点一直没有得到解答,批判者与歌颂者只是互相谩骂;三则是其完全受制于政治,缺乏科学的态度。但无论如何,这一百年里,是发生了很多事了。 …
失掉的写作该拾起来吗
我和写作的关系,应该始于小学吧。但那时只是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偶尔多写一些,可能也只是为了求得老师的褒奖。那时我说自己热爱写作,现在想来,不过是因为写得还不错,有人欣赏罢了。因为一件事做得顺而成为自己的喜好,我现在是很反感的;当然,大多数情况也就是这样。人往往喜欢自己做得不错的事,因为做不好的,连喜欢的资本也没有。这就扯远了。上面这些话,主要说的就…
在理想与现实的夹缝里生存
这次返校暑期科研,我的期待值本来是相当高的。但,很多时候,事与愿违。 首先是大环境带来的焦虑。由于家人的要求,我的未来基本就是回国找教职。但是,目前在国内优秀的高校,海归博士已经很难找到有编制的或长聘的教职。今后的科研生涯,可能很难真正独立做自己喜欢的研究。预聘制还导致找到教职后依然需要担忧工作的稳定性,如果孑然一身,自然是不要紧的;但如果已经建立…
当吐槽《大秦赋》时,我们应该吐槽什么
本文搬运自Matters平台。 《大秦赋》是近期一部比较热门的电视剧,由于近日休假在家,家人在观看时,我便也收看了数集,看了以后就对它没有好印象。后来也在网上查看了相关讨论,大多数人吐槽的地方是演员演技、道具真实性以及剧情的编排,这些方面也确实存在较大的问题。然而,或许更应注意到的是《大秦赋》中暗含的危险的价值取向。 在该电视剧中,自古以来以暴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