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的哲学
本文最后更新于 122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

起一个相当空泛的标题,向来是一件不难的事,这次也不例外。由于香港疫情肆虐,波及到深圳,我原定于二月中旬的返校计划,也久久未能成行。机票订了三次,又退了三次;看来,最近的主旋律只能是安心在家生活了。

思考未来

人的生活往往是矛盾的。在那些离未来更近的环境中,人或被迫或自觉地考虑着当下;而在那些离过去更近的环境中,人又下意识地考虑着未来。我在学校的时候,很少会去想未来;相对于焦灼的、快节奏的当下,思考未来是不会占用多少精力的。人理性的一面很容易意识到耗费精力规划未来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未来往往随现实而动。人所谓有效地思考未来只需要几十秒,确定一个方向即可;但人完成一天的任务,却可能需要十数个小时。

至少在汉语中,“未来”被赋予了“希望”的意涵。这个词里充满了活力、自由、期待等等美好的意蕴。这些意义大概都基于对历史线性发展的认同;当然,也不完全只是因为这一点,毕竟,想象本身就是一种充满诗意的举动。理性地看待过去,其实不难意识到历史向来都未必是线性发展的,至少用人的生命长度作尺来丈量时,未必是线性的。而倘若将个体生命历程放到“历史”“时代”这类宏大的概念中,又能发现它们未必是正相关的。

纵使思考未来显得如此无力、虚妄,我仍在每天下意识地完成此事。或许人的矛盾,也能由此体现吧。

考据过去

最近偶然间听家人说我们家或许是外地迁来的移民,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家族的姓氏,虽然是个大姓,却在中国北方,或者说中原地带更为常见。毕竟这个曾象征金戈铁马,耕续中原汉人传统的姓氏,本就带有与温婉的江南不太相符的气质。

然而,真正知道实情的人,早已于数十年前离世。时人显然是不太理解追根溯源、考据过去能给人带来的乐趣,最后也未能询问清楚。或许这些事终究是一个谜。或许先祖原先是河南某地世代务农的大家族中的成员,因为某次饥荒,背井离乡来到江南一隅;又或许是直隶经营小生意的商人,因为连年的兵荒马乱而逃离至此。知道这些事确实是难以带来价值的,但获得的却是一种历史的纵深感。只可惜对我而言,已然不太可能了。唯一有可能做到的,便是通过简单的DNA检测,不过江南人口本身即混有太多的北方基因成分,或许也查不出个所以然。

评论

  1. Windows Firefox
    4月前
    2022-3-18 12:36:07

    推荐一本书《与神对话》,偏哲学的,里面的内容蛮有意思的。

    • 博主
      红提子
      Macintosh Safari
      4月前
      2022-3-18 14:55:18

      mark住啦~咱有空会去看的哦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