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之间,故园何处
本文最后更新于 137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

今天是2022年2月7日,正月初七。中国南方广袤的土地上迎来一场罕见的大雪,我在这座江南小城的家中,看着窗外的雪花一片片落下,又密,又急。无瑕的洁白笼罩着视野中的一切,从屋顶,到树梢,再到青绿的远山。

家人们共同的意见是,上一次下这么大的雪,已经是十多年前了。

小时候,或许是因为雪很罕见,又或许是因为雪让周遭的一切变得新鲜,我对雪天的印象非常深刻。对于江南的人们而言,雪不是亘古罕有之事,但这一年未必一度的造访,却也让人能感到一丝兴奋。由于雪来的时间往往是学校的寒假,小时候的我印象里的雪,都与家乡小镇的祖居有关。空旷的院子里积起厚厚的白雪,当天空渐渐减少飘雪后,顶着小雪在雪地上玩耍。不是堆雪人,也不是打雪仗,略带孤独的童年里,把雪捏成小球就已经足够娱乐自己。雪停的第二天清晨,屋外往往尤为寒冷,其中却往往带有一种清澈的质感,现在未必能感受到了。

后来,大家都搬到了县城居住,我也长久地在省城住了数年,无论身份证、户口本,都早已与江南的小城、故乡的小镇失去了联系;唯有寒假回乡,才能在这小城住上数日,而镇上,已是多年未住过一晚了。再后来,我离开省城,来到大学所在的南方海滨,终年的温暖甚至炎热几乎让人忘却江南的四季分明,雪在当地人眼中,更是罕见的奇迹。

有人说,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乡。之前我是认可这句话的,而现在只能同意一半。有家人的地方是家,但家,却未必在家乡。居住地点的更迭,让我再难对任何一个地点产生强烈的归属感。深圳有句话,叫“来了就是深圳人”,这话不假,拿到一纸深圳户口并不困难。但如此一座模式化的、功利者盛行的城市,真的让人很难愿意将自己归入其中。

小城的名字太冷门,几乎没有省外的人能知道。当人们问起我的家乡时,我往往以省城的名字作答。但在熟悉的人面前,我更愿意用那个小城来代表自己。

省城数年的生活里,我没有只盯着眼前的书本,或许比起当地土著我甚至更了解这座城市。不过,身份证、户口本、甚至房产都打上这座城市烙印的我,或许某种程度上说,本就是一个土著居民。多年前,或者说几年前,这座城市有着不大的规模,不甚复杂的交通,不那么远大的未来。因为一些机遇、一些变化,城市的发展,渐渐超乎我们的想象。庞大的流入人口使城市不得不开拓新的疆界,一些原先遥远的地名被划入它的版图。原先的好友也搬离城市中心去往新兴的区域居住。这座城市,终究还是让人陌生了。

在这座小城,我完成了自己的小学生涯。今年与几个曾经的同学相逢并聚餐,从地址的选定到席间的交谈,都令我感到自己很难被接纳为小城的一员。我对小城的了解,相比曾经的好友,实在是少得可怜。他们甚至能够熟练地用着乡音交流乃至打趣。在我的引导下,话题最终归向各自不同大学生活的分享。

中国的古文化中,故乡有着很重的分量,这让我们几乎下意识地将故乡摆在心中极为重要的位置。故乡是不会一成不变的,而且往往变化得极为迅速。作为茫茫失去故乡者中的一员,我只能感慨这是一种必然的遗憾。或许,当这两个字变成集合时间、空间为一体的概念时,就不会有人,再失掉自己的故乡了。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