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理想与现实的夹缝里生存
本文最后更新于 156 天前,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

这次返校暑期科研,我的期待值本来是相当高的。但,很多时候,事与愿违。

首先是大环境带来的焦虑。由于家人的要求,我的未来基本就是回国找教职。但是,目前在国内优秀的高校,海归博士已经很难找到有编制的或长聘的教职。今后的科研生涯,可能很难真正独立做自己喜欢的研究。预聘制还导致找到教职后依然需要担忧工作的稳定性,如果孑然一身,自然是不要紧的;但如果已经建立家庭(而且大概率如此),这样的颠沛流离,确实是使人难受的。圈内由于资源稀缺,需要论资排辈,带来了太多与学术无关的内容。很多时候,我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不是应该走下去,或者说,应不应该抱有一种学术理想。如果想要参与临床药物的开发,我只需加入药企,并不需要在学术圈摸爬滚打。在这个圈里混的,大多数是中产及以下的家庭出身,所以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就可以牺牲很多东西。我不知道,从事这个行业是否符合我的身份;为这份工作付出我今后的十多年时光,是否值得。

其次是我们课题组本身的问题。老板本人性格存在一些问题,非常情绪化,做事又极功利,导致组内经常出现很多矛盾。组内矛盾还算小事,毕竟只是与老板有矛盾,组员间相处还是融洽的。但是与外组的矛盾,则是严重影响实验进度及组的形象的。之前某一次,可能是因操作失误,热重分析仪没有关好,对方组的人说了一句;之后老板如临大敌,将这件事捅到学院,造成那人和相关人员很大的压力。上周再一次去做热重分析,由于开错气阀,再次出现问题。这次对方组另一人看我是本科生,也只有一个人,便破口大骂,一模一样的话循环往复,将上次的气撒到我的身上。一直到设备冷却结束,大概有二十分钟。虽然这次是我的问题,上次也确实是老板做的不对,但是这个人的态度,我只能说是令人大跌眼镜。因为厨师饭做得难吃,就去骂服务员出气,这是一个人缺乏理性的表现。为了之后还能继续实验,我只好先一句话不说,并对那人的指责表示认同。

我老板对很多人很刻薄,但是对组内的人,尤其对我非常好。所以其实我也没有理由说很多他的问题。上周四被人骂了二十分钟,是我上大学以来第一次被人指责。我不是说那人说的完全没有道理,只是发现,有的人,实在是过于反智了。可能在面临不景气的科研大环境前,我还得忍受十多年的学生对学生的暴力。

人选了一条路,终究是要走下去的。理想很丰满,上限很高,大多数人却达不到,现实就那么骨感。所以人往往是失望与无奈的,往往是只能生存于理想与现实的夹缝里的。写了这么多,到头来也无法放下自己对学术的执念。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