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迷路员》by 沈大成
本作是新近出版的一本短篇小说合集,内容多来自于作者在《萌芽》期刊的专栏。但由于我此前并未听说过这位作家,在小学之后也几无再读《萌芽》,本作对我来说还是相当新鲜的。 由于本作是一部合集,里面所包含的观念、思想等等就比较复杂。不过,总体上说,这些主要还是在当代较为主流的。从现代社会的疏离,到反乌托邦,可以算是“无所不包”。此处的“无所不包”是既含褒义也…
杂谈:学术与公共事务究竟存在多少距离
Whom God wishes to destroy, he first makes mad. 近一周左右,由于全球疫情又起,中国的舆论方向逐渐由渐进开放回到严防死守。相比于此前战略性的决策调整,此次的调整,是充满斗争意味的。而斗争的主要对象,就是此前国内抗疫的核心人物之一,复旦大学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不得不承认,岛主对于张教授是存在一定…
thumbnail
2021/08/13文献导读:用于减轻乙酰氨基酚肝毒性的cullin蛋白类泛素化修饰小分子抑制剂
本文发表于Nature Communications,作者为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Shaomeng Wang大佬。作者开发了两种靶向DCN1蛋白的小分子抑制剂,通过与DCN1蛋白的共价作用来抑制cullin 3蛋白的类泛素化修饰,从而达到减轻acetaminophen对小鼠的肝毒性的目的。作者将这两种小分子抑制剂命名为DI-1548和DI-1859。
杂谈:士之精神在当代中国
岛主可以大言不惭地说,自己一直具有一种士的执念。然而,岛主自己从未深入思考过士之精神究竟为何物。这个话题是受了某个podcast的启发。该podcast的嘉宾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助理教授张一南。岛主对张教授无感,也未读过她的著作,没有评价她的权力。但是应当指出的是,张教授对士族的考察,至少在该podcast中,角度是低而单一的。张主要谈了士在中古时期…
长大了,就不爱吃冰淇淋了吗
现在的灵感往往来源于podcast,当然这不属于什么需要自责的事,只是确实对生活的思考少了,或者说,变得麻木了。比如这次要聊的冰淇淋的话题,我之前早已有所察觉,但却没有进行过一定的思考。不过,至于年龄增长是否意味着更麻木这一命题,又是后话了。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冰淇淋的喜好程度是一条先升后降的曲线,而吃冰淇淋带来的快感的改变,也许比“喜爱程度”的改…
Oncology 2|肿瘤的生物学行为
肿瘤和细胞周期 增殖细胞:处于细胞周期的细胞G0细胞(休止细胞):暂不增殖,受某些刺激后可以重新进入细胞周期终末分化细胞和永久细胞如神经细胞、肌细胞等不再增殖 细胞周期的调控机制 驱动机制:细胞周期蛋白cyclins如Cyclin A,B,D,E是调控CDKs活性的最基本成分。CDK(cyclins dependent kinase)细胞周期蛋白依…